运行多年的欧美电力现货市场 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_能谱网

作者:一分快三

不久前,国家能源局发布《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其中再次明确“积极稳妥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当下,广东、山西、浙江、甘肃等8个地区,正在开展电力现货市场的建设。

2017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选定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要求2018年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对于什么是现货市场,怎么建设现货市场,文件中并无明确规定,不同学者和机构对现货市场也有不同的理解或定义。国际上成熟的电力现货市场是什么样子的?它承担了哪些功能?对中国电力现货市场建设有哪些借鉴价值?带着这些问题,本刊专访了睿博能源智库(The Regulatory Assistance Project,RAP)理事、政策项目主任魏雷克(Frederick Weston)先生。

但事实上,什么是现货市场,怎么建设现货市场,文件中并无明确规定,不同学者和机构对现货市场也有不同的理解或定义。于是有人提出,可以参考国际上成熟的电力现货市场。但是,国际模式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市场设计无定式,应以目标为导向

当然,欧美国家的电力现货市场并非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很多都在不断发展完善过程中,至今也有一些市场机制存在争议,但一个完整的电力现货市场,会包含三部分,即日前市场、实时市场和辅助服务机制。

《能源评论》:电改9号文发布之后第三个年头,中国开始试点建设电力现货市场。您对此有何评价?中国是否真的需要电力现货市场?

同时,它至少应该呈现出四个特点:

魏雷克:中国的电力市场改革已经进行了20多年,取得了很多成就,也为今后改革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如今,中国开始建设电力现货市场,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举措。

第一,价格随供需和输电条件逐日、逐分钟波动,在适当监管所营造的充分竞争环境中,竞价反映了发电厂的运营成本,基于竞价结果,发电机组按照“优先顺序”进行调度;

探讨中国究竟是否需要电力现货市场,我们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中国电改的目标是什么?第二,建设电力现货市场是否符合这些目标?

第二,有了价格的波动,调峰类发电机组每年只需要在最有需求的时段运行很少的小时数,其收入就能够覆盖全年的资本成本和运营成本;

在电改9号文中,我们可以解读出中国推进电改的三个理由:提高电力系统运行效率、降低电价、让发电厂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第三,和任何市场一样,只要价格升高,就会有新的发电资源愿意进入市场,当价格降低时,效率最低的发电资源依次被淘汰;

从欧美国家成熟电力市场的运行经验来看,电力现货市场又可以起到哪些作用呢?第一,能够最大限度地提高电力系统运行效率;第二,可以引导发电领域的投资流向,保证投资合理性;第三,可以降低发电系统对环境的影响,达到环保目的。至于降低电价,那是市场机制作用下可以达成的一个结果。欧美国家当初推动电力市场改革,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工业用户希望获取更低的电价。经过多年努力,它们建立起了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促使发、输、配、售各个环节以最低成本运行,自然可以将电价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第四,按照贡献大小,对发电机组以及储能和需求侧资源提供的辅助服务进行合理补偿。

我们可以看到,建设电力现货市场完全符合中国电改的目标,因此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尝试。

睿博能源智库理事、政策项目主任魏雷克指出,电力现货市场本没有标准形式,它应该具备哪些功能,关键是看市场设计者希望它达成什么目标。

《能源评论》:为什么说电力现货市场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电力系统的运行效率?中长期市场交易不也可以起到优胜劣汰的激励作用吗?

比如说,如果市场设计者非常注重环保问题,那么在设计电力现货市场时,就应该保证那些投资于清洁能源发电的企业能够获得利润。

魏雷克:事实证明,电力现货市场能够让资源以最有效的方式被利用,因为它具备一个独有的特点,即在这个短期市场上才能真正地实现电量交易,而非发电容量交易。对于每一度电,一个发电厂愿意接受的最低价格是多少?是它的边际成本,即发一度电需要的燃料成本。在电力现货市场中,发电厂的投标底价就是它们的边际成本,如果成交电价比边际成本高,那么它就可以获得利润,用来回收当初建设发电厂的投资;如果成交电价比边际成本低,那么这家发电厂最终会被市场淘汰掉。在这样一个竞争的市场中,效率越高,发电厂赚的就越多,因此所有发电厂都会努力提高生产效率,将其生产成本最小化。

至于能否降低电价,他认为,那是市场机制作用下可以达成的一个结果。欧美国家当初推动电力市场改革,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工业用户希望获取更低的电价。经过多年努力,它们建立起了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促使发、输、配、售各个环节以最低成本运行,自然可以将电价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能源评论》:一个合格的电力现货市场应该是什么样子?它应该具备哪些特征与功能?

从目前中长期市场的建设经验来看,中国电力市场中的省间壁垒很强,扩大平衡区面临着巨大挑战。

魏雷克:一个完整的电力现货市场包含三部分,即日前市场、实时市场和辅助服务机制。它至少应该呈现出的一些重要特征包括:第一,价格随供需和输电条件逐日、逐分钟波动,在适当监管所营造的充分竞争环境中,竞价反映了发电厂的运营成本,基于竞价结果,发电机组按照“优先顺序”进行调度;第二,有了价格的波动,调峰类发电机组每年只需要在最有需求的时段运行很少的小时数,其收入就能够覆盖全年的资本成本和运营成本;第三,和任何市场一样,只要价格升高,就会有新的发电资源愿意进入市场,当价格降低时,效率最低的发电资源依次被淘汰;第四,按照贡献大小,对发电机组以及储能和需求侧资源提供的辅助服务进行合理补偿。

魏雷克提出,一种可以考虑尝试的办法是,不强制性扩大平衡区,但保留跨区交易的可能性,慢慢引导各省去发现其中的价值。

当然,欧美国家的电力现货市场并非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很多都在不断发展完善过程中,至今也有一些市场机制存在争议。

他说,在美国也是这样,美国电力市场有很多平衡区,在不同平衡区之间可以实现短期的电力交易。

电力现货市场本没有标准形式,它应该具备哪些功能,关键是看市场设计者希望它达成什么目标。比如说,如果市场设计者非常注重环保问题,那么在设计电力现货市场时就应该保证那些投资于清洁能源发电的企业能够获得利润。

例如,在美国西部有38个平衡区,位于加州的交易平台负责实现这些平衡区之间的电力交易,我们把这个市场称为“电力不平衡市场”(EnergyImbalance Market)。

灵活性不可或缺,扩大平衡区很重要

历史上,美国西部一些州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它们不喜欢联邦政府让它们创建一个共同市场,但多年之后,它们发现通过短期的跨区交易,一些平衡区能够以更低成本满足当地的电力供需变化,这样大家都可以省钱,这种交易就会慢慢增多。

《能源评论》:中国在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初期,应该如何平稳起步呢?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很完善的市场,其中交易的电量很少,而且完全是自愿的。在中国的省级市场之间,也可以尝试建立类似的机制。

魏雷克:对于一个成功的电力现货市场来说,灵活性很重要。尤其在应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波动性时,这种灵活性可以说是必不可少的。

本文由一分快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