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行业应该怎样应对即将启动的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_能谱网

作者:一分快三

根据中美两国2015年签署的《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我国将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届时将覆盖万余家企业,覆盖31个省市区的6个工业部门,并将覆盖每年约40亿吨的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量的近50%,中国的碳市场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场,2017年因此被称为全国碳市场元年。

面向全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按计划将在2017年推出。

中国碳排放交易体系正式启动。

目前,我国碳交易市场建设进度如何?水泥行业作为主要的控排企业将面临着巨大压力,应该怎样应对即将启动的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如何进行碳资产核算及申请碳配额能才能从市场中获益?

碳排放交易是采用市场化机制,在总量限定的情况下,调控每个排放企业的排放水平。在欧盟,碳排放权交易已有十多年历史,为节能减排提供了成熟经验。

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重创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情况下,中国用坚实的低碳发展步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注入强心针。

2月17日下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北京发布了《中国碳市场研究报告2017》。报告全面回顾了我国碳市场建设历程、分析未来发展趋势和相关政策文件及指出存在的诸多问题。201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深圳、广东、湖北七个省市地区在2013-2015年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江苏和浙江等非试点地区也陆续启动了碳市场准备工作。国家发改委2016年1月发布《关于切实做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重点工作的通知》,对全国碳市场建设作出统一部署,要求确保2017年启动全国碳市。

根据中美两国2015年签署的《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计划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体系,覆盖钢铁、电力、化工、建材、造纸和有色金属等重点工业行业。

中国国家发改委19日宣布,经中国国务院同意,该机构印发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这标志着中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完成了总体设计,并正式启动。

当然,从全国已经运行的碳交易试点来看,也存在着许多共性问题和不足。报告表示主要是制度建设方面,开展碳交易的法律支撑普遍较弱和在碳市场交易方面,大部分市场表现出流动性低,活跃度弱的特征,目前仍没有完成形成基于市场的价格机制;市场的透明度低,控排企业和投资者对碳市场的信心不足。

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就在全国展开了7个碳排放权试点。

为什么要建立碳市场?

对于即将到来的碳市场许多水泥企业也保持着积极关注和时刻准备的态度。南方水泥副总裁蒋德洪在2016年底举行的碳资产管理培训会上表示南方水泥对碳交易非常重视,已经成立了碳资产管理领导小组和碳资产管理办公室。总部位于全国率先启动的碳交易地区湖南省的华新水泥更是从碳交易中获得了不错的收益。据《澎湃新闻》报道,华新水泥2015年有碳配额有了42.38万吨的盈余,通过在碳市场交易,获利900多万元。碳交易不仅为华新水泥挽回了数千万元的损失,并创造了效益。同时,华新水泥二氧化碳绝对排放量减少了9%,还大大节省了电、煤的费用,降低了成本。

作为全国7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之一,湖北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于2014年4月开市以来,其成交量、流动性等指标在全国领先,受到广泛关注。

——低成本兑现减排承诺

“湖北在中国的代表性,类似于中国在世界的代表性。”武汉大学教授、湖北省碳交易专家委员会主任齐绍洲告诉记者,作为中西部地区唯一一个参与试点的省份,湖北省在经济增长、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方面,与全国平均水平最为接近。

碳排放市场用来做什么?国家发改委给出了明确的定位: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政策工具。而中国之所以启动这一工具,源于艰巨的减排任务。

而业界对碳市场的试点有种说法:“湖北成则中国成。”

2015年6月,在各方围绕着《巴黎协定》冲刺的关键时刻,中国披露了自己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有力的推动了协定的达成。

目前,湖北已与山西、安徽、江西等中部非试点碳交易省份签订了“碳排放权交易跨区域合作交流框架协议”。而湖北培养出来的碳交易“讲师”,也应邀前往了山东、江西、广西、安徽和浙江等非试点省份进行能力建设培训。 “湖北经验”已经走向全国。

中国当年6月30日,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的文件描述了本国2030年行动目标: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

一开始企业觉得筹建碳市场是“想多收钱”

对于中国减排力度的升级,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表示,在哥本哈根,中国提出的目标是2020年时单位GDP二氧化碳降低40%到45%。该目标的实现已经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要兑现2030年目标,意味着每年单位GDP碳排放下降的速度需要更快,这意味着中国将付出更大努力。

碳排放权交易是利用市场化手段,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帮助企业实现节能减排,常见的方式是超排单位向减排单位购买配额。在欧盟等成熟地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走过了10多年历史。

何建坤测算说,根据粗略测算,仅仅是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到2030年的资金需求就超过10万亿元,如果加上节能、森林碳汇等其他措施,总的资金需求大概在40万亿左右。

企业在进行碳排放交易时,碳排放边际成本较低的企业将处于极为有利的地位,通过实施节能改造和清洁生产,其富裕的碳排放配额可通过交易获得经济收益;相反,碳排放边际成本较高的企业面对减排,可以选择购买碳排放配额,而不必投入超出社会平均减排成本的代价完成。

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中国经济结构的特点也是中国低碳发展面临的挑战。

2011年10月,国家发改委批准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省、广东省、深圳7个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希良解释说,中国经济体量大,高能耗产业比重高,应对气候变化任务十分艰巨,建立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其主要目的是利用基于市场的手段,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履行本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承诺,以及实现国内约束性的碳减排目标。

2014年9月,国务院批复了《关于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提出要确保实现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加快建立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碳交易为什么从电力行业开始?

起初,国内一些从事碳排放权的人士也表示担忧,“以为是做做样子”。

——基础好、排放多

但随着2015年《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的发表,全国碳排放市场的规划,以及排放峰值的设定的相继出台,许多人意识到,高层对节能减排的工作决心逐渐强化。

从国家发改委印发的方案中可以看出,中国现阶段并没有让碳交易市场覆盖全行业,而是从电力行业开始,将碳市场逐步推开。

湖北碳排放权交易中心常务副总经理张杲向澎湃新闻介绍,湖北省之所以成为全国7个试点地之一,与当地领导的重视程度有莫大关系。

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司长李高表示,国家发改委在首批开展历史数据核查的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和航空等高耗能、高排放、资源性行业中,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率先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主要原因有以下四方面:

早在2009年前后,湖北省委党校有关领导就提出在湖北建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想法。在湖北省委党校曾开设了碳排放权交易的相关课程,因此湖北的相关领导对这一新兴事物并不陌生。当时,湖北省刚启动排污权交易,并取得不错的成绩。这一想法得到了湖北省委主要领导的首肯。

一是发电行业数据基础较好、产品单一,主要是热、电两类,排放数据计量设施完备,数据管理规范且易于核实,配额分配简便易行。

2009年,湖北省制定了全国第一个“碳盘查”标准,该标准在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备案。时任湖北省委主要领导也向发改委争取试点机会,当时国家发改委也正在研究相关试点工作,并表示“搞试点肯定不会落下湖北”。当2011年国家发改委确定试点地时,湖北省果然成为试点地之一。

二是行业排放量较大,首批纳入企业约1700余家,排放量超过30亿吨,具有较强示范意义。

此外,国家发改委选定湖北也有其他因素的考虑。

三是管理制度相对健全,行业以大型企业为主,易于管理。

齐绍洲介绍,较之上海和广州等城市,湖北省的经济增长、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非常具有代表性;而湖北省内区域之间在差异,也与全国平均水平接近。

四是从国际经验看,火电行业都是各国碳市场优先选择纳入的行业。

齐绍洲说,现阶段湖北城市化、工业化还处于关键阶段,碳排放和经济增长的平衡和协调压力依然很大。选择湖北作为试点意义重大。

张希良指出,选择电力行业率先启动全国碳市场,是把电力行业作为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建设的一个突破口,多个重点排放行业未来将逐步纳入。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未来将覆盖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等重点排放行业。

本文由一分快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