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年核电或将复制高铁出海格局

作者:一分快三

核电作为清洁能源,在当前国家能源结构调整、节能减排以及环境保护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其作用不可或缺。核电行业在经历了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短暂的沉寂后,受益于核电技术升级以及清洁能源替代传统化石能源大趋势,催化剂效应正不断助力行业重回发展快车道。

摘要:【中国环保在线 新能源设备】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围绕内陆核电的博弈再度燃起。湖南等代表团再次提交建议,呼吁2016年启动内陆核 -->

图片 1

截至2016年8月,中国在运核电机组数达34台,仅次于美国、法国、俄罗斯,位列全球第四。中国在建核电机组20台,稳居世界首位,占全球在建核电机组数的40%,是世界上核电发展最快的国家。

【中国环保在线 新能源设备】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围绕内陆核电的博弈再度燃起。湖南等代表团再次提交建议,呼吁2016年启动内陆核电建设。事实上,近期关于内陆核电“‘十三五’解冻”的预期不断升温。

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李朴民日前表示,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将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这是最近以来对核电重启最明确的表述。核电作为中国高端装备中竞争优势明显的领域,或成为中国制造业再出口的代表之一。2015年核电或将复制高铁出海模式,核电产业链有望受到资金关注。 核电重启在即 李朴民表示,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将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 日本福岛事故之后,我国国内核电项目审批暂停。2014年以来,重启国内核电项目审批的信号不断释放。 核工业代表一个国家的实力。目前看,能源结构调整亟需核电出力,国内经济也需要核电装备的发展来提振,加之国内新一代核电技术取得突破,安全发展核电的战略不会改变,只是时机选择问题。而核电发展的重心是对在运核电站进行安全检查,对现有核电技术路线做改进融合,推进核电装备“走出去”。 《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目前,中国投入运行的核电站在役机组20台,在建机组28台,累计装机容量在910万千瓦左右。此外,12个在建核电站,25个筹建中的核电站,在建及筹建项目装机容量预计超过3100万千瓦。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披露,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8800万千瓦,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 业内人士指出,未来六年国内每年将有6台左右机组(每台机组容量为100万千瓦)投入建设。以每千瓦1.2万元投资计算,核电年均建设投资规模将在700亿元以上。核电站建设将为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带来商机。 有望复制高铁出海模式 核电作为中国高端装备中具备国际竞争优势的领域,或成为中国制造业再出口的代表之一,将复制高铁出海模式,获得强力推销。随着技术的发展,中国核电技术已处于全球领先水平。预计在第三代核电成熟、第四代核电技术快速推进后,中国核电装备将完全具备国际竞争力。 中国核电技术通过吸收研发,已基本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华龙一号”方案的获批,预示着三代核电技术已基本研发完成并可商业化建设。政策一直鼓励核电走出去,作为中国高端装备的优势产业,核电或成中国制造业再出口的代表之一,将复制高铁出海模式,由政策强力推销,有分析预期英国或成出海首站。国际原子能机构预计,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投入建设,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2015将是核电走出去的重要年份。 海通证券指出,核电属于拐点型的成长,未来成长性比较确定,有四个理由:一是起点低,核电发电量的占比,国内在2%左右,全球平均超11%;二是潜力高,拟建装机容量和在建加运营总装机容量的对比,国内将近4倍,国外将近1倍;三是节奏快,国内运营装机容量增速,据估算,后续十五到二十年内的年复合增幅在14%左右,后续五年内的年复合增速在20%左右;四是市场大,国内新建投资规模根据估算年均新建投资额有望近千亿元。 核电未来三大看点都将在2015年集中上演。一是新建和运营的拐点,新建从2015年开始有望稳定并维持高位,运营从2015年开始爆发式增长;二是板块成型,中广核电力港股上市,中国核电、中国核建2015年有望在A股上市,中广核电力目前有1200亿元左右的市值,预计中国核电A股上市后市值有800亿元以上,加上中国核建也是百亿级别,整个核电板块的资金容纳能力会大幅增加,进而板块的联动效应将会更好;三是资产证券化进程加快,中核、中广核、中核建、国核、中电投这五个巨头之间的合纵连横以及核电相关资产的上市和上市预期,有望在2015年开始清晰。 分析人士指出,在核电设备价值占比中,主设备占40%左右,自动化系统和仪表占比10%~15%,辅助系统和设备占40%~50%。国家明确要求未来核电建设中,国产设备占比不低85%,核电核岛设备、其它设备及新材料等产业将受益。

2014年颁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要求,至2020年,核电在运、在建容量预计至8800万千瓦,意味着“十三五”期间我国核电发电规模将继续高速扩容,新核电项目的审批也有望迎来又一轮高峰期。

全国两会,围绕内陆核电的博弈再度燃起。
  
  最充满期待的,非湖南代表团莫属。
  
  8年时间,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时至今日仍是“半拉子工程”,只有一怀愁绪,剪不断,理还乱!今年已是湖南代表团连续第四年,在全国两会递交“重启核电的建议“,呼吁2016年启动内陆核电建设。
  
  代表委员们认为核电是清洁能源,目前全世界运行的核电机组一半以上都建在内陆,内陆核电的技术是成熟的、安全可靠的。桃花江核电项目各项准备工作均领先于其他内陆核电项目,完全具备开工建设条件。
  
  事实上——湖南已将“加快核电项目的申报和建设”明确写入省“十三五”规划当中。目前,湖南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湖北、江西等代表团近年都提交了尽快重启内陆核电项目的议案。广东、福建、四川、贵州、重庆、安徽、河南、吉林、黑龙江等全国十余个省区也对内陆核电有所布局,2015年底全国已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的厂址有31个。
  
  助力能源供给侧改革   
  据公开资料,全球在运的400多台核电机组中,内陆核电机组数量占50%以上。美国65个核电厂的104台机组中,有39个核电厂共64台机组位于内陆地区,占比61.5%,这些机组至今约有2000堆年的运行经验。法国19个核电厂共58台机组中,有14个核电厂共40台机组位于内陆地区,占比达69.0%,运行经验约有1000堆年。
  
  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对能源和电力需求的差异,决定了核电在三十多年发展中“一边倒”的布局:所有运行和在建核电站均选址于经济发达、电力负荷较大的沿海省份。但随着经济重心向内陆转移,资源禀赋差、电力紧缺成为湘鄂赣等中部省份发展的掣肘。
  
  以湖南为例,缺煤无油气、水电基本开发完毕、新能源资源不丰富且开发成本较高、电力供需季节性矛盾明显等问题,已成为发展的现实瓶颈。湖南省发改委副主任欧阳彪曾公开表示,按照2020年湖南省人均能源消费能力达到全国2015年平均水平测算,“十三五”末湖南全省电力缺口约1000万千瓦,电煤缺口约4000万吨,天然气缺口约70亿立方米。
  
  资源匮乏、能源结构单一,发展需要动力,被国家定位为中部崛起“带头兵”的湖南省自然将目光转向核电。2013—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湖南代表团的代表委员建议尽快启动湖南省内核电项目。
  
  在国家政策层面,2012年发布的《核安全规划》明确指出,“十三五”及以后新建核电机组力争实现从设计上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可能性的目标以及包括“确保水资源安全的应急预案”等在内的严重事故缓解措施,可以保证我国内陆核电厂周围公众的健康和安全以及周围地表水资源安全。2014年11月发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提出,对内陆核电进行“研究论证”。
  
  高标准、严要求,以及反复研究论证的目的在于,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建设内陆核电。
  
  内陆核电仍在蛰伏   
  而对于大众一直关注的内陆核电安全保障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郑砚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工程院2015年组织开展的内陆核电建设可行性咨询研究表明,我国核与辐射安全标准始终与世界最高安全标准接轨,采用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安全水平满足当前国际最高要求,即使在严重事故状态下,也不会对环境和公众造成危害。
  
  “世界上在运核电机组一半以上位于内陆地区,这些核电站建设与运行实践和业绩也充分说明内陆核电的安全是有保障的。国际上除了中国外,对于核电站的选址并没有分内陆核电站和沿海核电站。”郑砚国说。
  
  郑砚国表示,湖南省桃花江核电站以及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3个内陆厂址都将采用中国从美国西屋公司引进的AP1000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与美国本土正在建设的4个AP1000核电机组,是同等安全的,没有本质区别,符合国际最高安全标准。
  
  此前,核电权威专家、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总设计师郑明光曾表示,与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核电机组比较,如果把福岛核电站的技术看成一辆“三轮车”,那么第三代核电就是“奔驰宝马”。本身安全性较好,福岛核事故以后又进行了全面的安全性改良,AP1000具备抵御大地震等各类剧烈冲击的能力。
  
  “现在对于内陆核电有一些争论,我们还在继续论证,要广泛听取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在安全绝对保证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向国务院提出重启的建议,但我要澄清的是,目前并没有时间表这一说法。”全国人大代表、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两会期间接受权威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沿海核电厂址足以保证“十三五”核电发展目标的实现。
  
  据他透露,安全发展核电是解决我国能源问题的主攻方向之一,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要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目前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经核准了四台示范性机组,今年将很快核准至少两台CAP1400机组。而且未来核电“走出去”绝对是重头戏,一个核电机组走出去,相当于出口30万辆汽车,有关部门在自主知识产权核电技术研发和管理方面将进一步加大力度。
  
  可见,到底该不该启动内陆核电,何时重启?答案仍是无解。(本文综合华夏能源网、中国能源报、中国矿业报、经济参考报报道)  

本文由一分快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