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电源德国调频储能项目已投运 智能储能走向国际

作者:一分快三

目前整个储能行业正处于向商业化过渡的关键时期,安全、成本、回收是全球储能产业面对的共性难题。

图片 1

储能产品品质良莠不齐,一些企业用劣质产品低价冲击市场,对储能产业的健康发展非常不利,储能标准体系建设已迫在眉睫。

近期,南都电源德国调频储能项目一期正式并网投运,本次一期项目装机容量为16.4MW,储能峰值容量可达25MWh,一次充电即可为80户家庭提供一个月以上的电力供应。该项目已通过德国电网相关认证和审核,并已正式参与欧盟电网一次调频辅助服务。南都电源在德国一次调频储能PCR项目初期建设的总容量共50MW,目前,在一期项目正式投运的基础上,其二期项目也已开始动工建设。

业内一致认为,应加强政策引导、加快储能参与电力市场化进程、加速行业标准出台、持续推进储能技术创新。

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94年,是中国通信电源行业最具规模、最现代化、最有发展潜力的新能源生产企业之一。公司专业从事通信电源、绿色环保储能应用产品研究、开发、制造和销售,并为后备电源、动力电源及特殊电源领域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和服务。

“在全球储能技术创新和产业竞争的赛场上,中国正在以日新月异的创新力和竞争力,加速从跟跑者向并跑和领跑者的角色切换。”8月9日,在西安举行的第二届全国发电侧储能技术与应用高层研讨会上,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秘书长刘勇说。

南都电源总裁陈博表示,南都电源德国一次调频储能PCR项目是南都电源新业务转型发展的重要标志,也是公司在海外正式投运的第一个大型电网级储能项目。他表示,南都电源将以本项目为契机,加速储能业务在欧洲及全球市场的推广应用。

从跟跑到领跑离不开量的积累。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已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31.3GW,占全球市场总规模的17.3%。我国储能行业已开启规模化应用发展的新阶段。

德国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居于全球领先地位,目前33%的电力需求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预计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使用量将高达80%以上。可再生资源发电的间歇性和不可预测性加速增长了电网对于调频的需求。同时,德国电网调频市场是一个成熟的电力辅助服务交易市场,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的增加,德国电网对调频的需求将加速增长。该项目是作为南都电源在海外正式投运的第一个大型电网级储能项目,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作为其进入欧美主流电力辅助服务市场的标杆性项目,将为南都电源在未来全球储能市场的布局和推广产生深远影响。

储能应用在各个领域全面铺开

南都电源基于其行业领先的储能系统技术,不断推进商用化储能项目规模化推广与落地,并在用户侧分布式储能、电网侧分布式储能、需求侧响应等方面均实现突破。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及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统计,南都电源在2017年储能项目投运规模上分别列全球第二、全国第一,占领了全球储能产业制高点。进入2018年,南都电源在储能商用化储能推广和投运进一步加速,其与镇江新区多家重点企业集中签约储能电站项目、中标的国内首座电网侧分布式储能电站示范工程项目“河南电网100兆瓦电池储能示范工程——9.6MW河南信阳龙山110KV变电站电池储能示范工程”、 无锡新加坡工业园160MWh电力储能电站项目等均已建设完成并投运,截至目前,南都电源累计投运及在建的储能项目容量已超过 1,000MWh,实现了快速的增长。

在国家政策和地方相关落地措施的推动下,储能的市场空间不断拓展,可再生能源并网、电网辅助服务、电网输配、分布式及微网、用户侧等应用场景中,处处可见储能的身影。

近年来,我国也发布了多项政策支持储能商业模式的建立和推广,如2017年发布的《关于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完善电力辅助服务补偿(市场) 机制工作方案》等,不仅明确了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间储能技术的发展目标既从商业化初期到规模化发展,同时也在政策上支持扩大电力服务的提供主体,并允许第三方参与提供电力辅助服务;2018年陆续推出了《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等文件,将继续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并将多个储能项目建设列入相关能源工作的指导意见;同时,明确提出了完善峰谷电价形成机制,加大峰谷电价实施力度,进一步扩大销售侧峰谷电价执行范围,扩大高峰、低谷电价价差和浮动幅度,励利用峰谷电价差、辅助服务补偿等市场化机制,促进储能产业发展。

在光伏、风电基地布局储能项目,通过平滑输出、参与调峰调频,提高电能质量,可有效缓解新能源消纳问题。“在光伏电站应用储能技术,可切实解决弃光问题,是实现可再生能源大规模接入电网的重要手段。同时,它也是分布式微电网、智能电网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的能源互联网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新能源技术部高级工程师朱连峻指出。

在国家产业政策的不断支持和推动下,我国储能的市场主体地位及其在能源结构转型中的重要性更加凸显,政策的导向性及可操作性也更加明确,进一步加快促进了储能的商业化、规模化的发展,特别是进入2018年以来,储能在用户侧分布式储能、电网侧分布式储能等领域的发展明显提速。

作为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青海省在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过程中,率先实践应用共享储能理念,通过“源网储”实时联合调度控制,提升电网调峰能力。“目前只有鲁能多能互补储能电站满足共享储能市场化交易准入条件,自6月份市场开始运行至8月5日,共享储能电站通过集中交易和调度调用两种模式,累计充电电量266万千瓦时,累计放电电量224万千瓦时。”西北能源监管局市场监管处副处长吕锐说。

南都电源作为国内外智慧储能领域的先行者,不管在技术储备、运营服务及行业经验等方面均拥有多年深厚积累,建设和投运规模在行业内遥遥领先,其在行业知名度、品牌及市场渠道等方面具备明显的先发优势。同时,南都电源这几年一直积极推进企业战略转型升级,使公司逐步实现从传统的产品销售向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再到提供运营服务的经营模式转型,并不断打通和完善其在铅电和锂电领域的产业链布局,目前已形成了“原材料-产品应用-系统解决方案-运营服务-资源再生-原材料”的全封闭产业链,完整的产业链优势,有利于其不断迭代解决方案,扩大成本优势,为其储能领域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并提供有力支撑,从而迎来更大发展机遇。

在我国储能推广应用过程中,部分地方政府和地区还结合自身资源优势和电源结构特点,进行了一些开创性的“先行先试”大型储能示范项目建设,如甘肃720MWh网域大规模储能电站项目、大连200MW/800MWh全钒液流电池储能电站、江苏镇江百兆瓦储能项目等。“这些‘先行先试’重大储能项目对于验证大型化学储能技术可行性、推动能源重大技术国产化、促进储能产业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刘勇表示,“随着能源转型持续深化和储能技术不断成熟,储能有望实现与新能源及各类传统灵活调节电源协同发展。”

规模化推进仍面临诸多挑战

储能产业方兴未艾,规模化推进依然面临诸多严峻挑战。“目前整个储能行业正处于向商业化过渡的关键时期,安全、成本、回收是全球储能产业面对的共性难题。”刘勇一语中的。

本文由一分快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